注册
首页 > 融媒

安徽落马官员都做了啥?落马副省长烂尾工程耗资78亿

  • 来源:国际在线
  • 2020/2/12 20:11:07

  中国网6月23日讯 综合消息,近日,安徽省商务厅原厅长曹勇受贿、滥用职权案在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曹勇滥用职权,致使国家财产损失15亿余元。这一数字甚至高出周永康被控造成的经济损失。

  6月21日,滁州中院公开审理了曹勇案。滁州检方起诉指控:2008年至2013年2月,被告人曹勇利用其担任中共淮南市委副书记、市长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贿赂2147万余元。此外,曹勇还滥用职权,致使国家财产损失15亿余元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据当地媒体报道,曹勇在某实业集团公司投资淮南主题公园项目过程中,滥用职权,同意违规返还土地出让金17亿余元,造成15亿余元至今未能追回。目前,淮南市该主题公园项目已停工。

  记者注意到,不少落马官员在庭审中都被指控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多涉及土地、矿权等转让中滥用职权、违规操作等。

  根据公开报道整理,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大老虎”中,滥用职权造成经济损失金额最大的为周永康,达14.86亿余元。其次为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和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

  去年5月,天津市一中院审理了周永康案,证实周永康滥用职权,要求蒋洁敏、李春城为周滨、周锋、周元青、何燕、曹永正等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使上述人员非法获利21.36亿余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余元。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媒体公开报道案例显示,给国家造成损失最多的落马官员为安徽宿州国土局原局长贺平,金额超17亿,主要涉及两个铁矿探矿权的违规转让。

  同样是在国土领域,云南省国土厅原厅长林耘埜去年受审时,被控滥用职权导致国家财产损失达1.1亿余元,也是涉及违规审批转让地方钨矿采矿权、铅锌矿探矿权等。

  【安徽省商务厅原厅长曹勇】

  13年历经5个厅级岗位,都是同省最年轻之一

  据公开资料显示,曹勇生于1965年,是安徽大学兼职教授。早期曹勇在东风机械总厂工作,2002年调任淮北市任副市长,两年后任淮北市委常委、秘书长。2005年9月,曹勇调入安徽省政府工作,任副秘书长,三年后调至淮南历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13年担任安徽省商务厅厅长。

  2014年11月,曹勇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落马。

  曹勇在忏悔录中对自己13年为官之道总结到:“13年厅(市)官路,经历5个岗位,每个岗位都体现培养与重用。每个岗位上的我,都是省同期最年轻的干部之一。”

  在这13年间,曹勇还经历了“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室的学历教育,经历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浦东干部学院、省委党校的专门培训。”

  据曹勇忏悔,在其落马的前一年上半年,还参加中央党校中青一班4个半月学习,作为省部后备干部培养。“党对我的教育培养是无微不至的,是付出很大代价的。”

  在忏悔录中,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曹勇还引经据典。在忏悔录开头,曹勇写到,“‘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我却依然重复着别人昨天的故事,受贿这张旧船票让我登上了严重违纪违法的客船,驶向了犯罪的深渊。”

  对于自己所犯罪行,他引用《忏悔》歌中“我的灵魂有罪,我的伤口有泪,我恨我自己无法面对,我身心疲惫心力交瘁,失去后才发现珍贵……”自己处在“去不了的是远方,回不了的是故乡”的窘境,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曹勇:我每天不知不觉受贿1万多元

  据检方指控,曹勇的犯罪之路是从2008年4月任淮南市市长开始的,其利用职务上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147万余元,为他人谋取利益。

  而这些贿赂,与其妻子刘静云有关。

  刘静云系安徽省威钻机电有限公司与安徽省正巨工具制造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两人于2008年2月重新组织家庭,“无心插柳”形成官商模式家庭。

  曹勇认为,这种“一家两制”的官商家庭本以为是最佳模式,是一条通往既富又贵的最佳路径。其可挺直腰杆做官,拒金钱于千里之外,而其妻子可依法经商办企业,为家庭积累财富。

  但后来事情的发展,却与曹勇的上述设想完全背道而驰。

  据媒体报道,刘静云控制的公司,原向淮南某能源公司供应钻头等矿用配件,后因该公司不符合供应商资格而未能参与投标,并被停止供应业务。曹勇在任淮南市代市长后,向该能源公司总经理打招呼,安排威钻公司重新成为该能源公司的钻头供应商。 2009年至2012年,该能源公司将威钻公司、正巨公司作为某型号钻头的唯一供应商。

  曹勇明知刘静云向该能源公司高价销售钻头并赚取高额利润而予以认可,并利用职务便利,在该能源公司总部办公园区及辅助配套设施建设、淮南大剧院项目建设、资金拨付等多方面给予帮助。

  经审计,威钻公司和正巨公司共获得非法利润计1844万余元。曹勇在忏悔书中说:“我仔细算了一下,我在淮南工作1782天,国投新集每天都在使用威钻公司钻头,我每天不知不觉受贿1万多元,从而构成我1800多万元的巨额受贿。”

  曹勇说,在官商家庭中,其扮演了丈夫和市长的双重角色。每当听到妻子经营公司出现问题,其作为市长就有出面的冲动。“这种双重身份,让我的感情和理智经常发生碰撞,一会感情占上风,一会理智占上风。”

  被走“夫人路线”:8年来日均受贿上万

  据检方指控,曹勇伙同妻子刘静云以几乎高出市场一倍的价格将持有的别墅卖给某建设集团老板陈某,从而构成高达300万元的巨额受贿。

  曹勇在忏悔录中写到,陈某善于走夫人路线,他时常在合肥与刘静云见面喝茶。2010年底,两人喝茶时,陈某说打算在合肥买一处房产做公司办公用房。随后两人商定将曹勇与刘静云持有的别墅卖给该公司,结果出售价格高出市场价格300多万元左右。

  而此“夫人路线”的交易条件是,曹勇帮助陈某的公司顺利拿到了在淮南市所承建的道路工程款7769万元。

  此外,曹勇还被指控,其滥用职权,同意违规返还某项目土地出让金17亿余元,致使国有资产损失超过15亿元。

  在忏悔录中,曹勇对官商模式家庭忏悔道,“这种模式在我国极易产生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官商模式的家庭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安徽落马副省长杨振超】

  任期内两大工程烂尾 耗资78亿元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6年5月24日发布消息,安徽省副省长杨振超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据记者了解,杨振超是近20年时间里第 四个落马的安徽淮南市委原书记。他的落马,距离中央第五巡视组进驻安徽开展巡视“回头看”结束尚不足一个月。关于其中原因,有媒体报道称“其主要问题可能 涉及主管全省国企系统期间和淮南市委书记任上”。

  近日,记者在淮南市采访时发现,早年间的杨振超可谓踏踏实实、勤勤恳恳,仕途上的每一步升迁 都有坚实的足迹。但是他主政淮南市的6年时间里,当地人却认为他毫无作为,没有政绩。甚至有知情人士称,他爱打麻将以至于上班时经常无精打采;在官场上, 他为人低调、处世谨慎,被视为处世老到。虽然毫无政绩,杨振超却给当地留下两大烂尾工程,总投资额78亿元。

  “政绩” 耗资78亿 两大项目均烂尾

  “他在任的6年里,可以说没有政绩,是个庸官,他留给淮南的、值得一提的或许只有在他任内开工兴建的两大烂尾工程。”一位熟悉淮南官场的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

  近日,记者在淮南实地采访时发现,这两大工程均处在淮南市山南新区,且都是在其任内动工兴建,并且根据相关规划目前都处于烂尾状态。

  第一个工程是淮南志高欢乐园项目,相关资料显示,淮南志高欢乐园项目2010年3月动工,该园占地1200亩,耗资60亿元,是一个以科技文 化、动漫、休闲、度假为一体的大型文化旅游项目。园区按照不同文化主题分为6大景观区,布局有天幕影院、亚洲最高的山体摩天轮、世界落差最大的激流勇进等 31个大型室内高科技动漫体验项目和大型机械游乐设备。

  当地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志高欢乐园已停工两三年了,从建设至今,欢乐园内的大屏幕也只见亮过一次。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淮南志高项目出现如此被动局面,主要是因为一块用于房地产开发的土地出了问题。

  淮国土资罚字〔2013〕3157号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淮南志高动漫文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367223.52平方米(约 550亩)(其中耕地面积为167917.25平方米)进行城市广场项目建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 的规定。而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官网称,淮南曾成立市重大典型违法用地案件查处专案组,对志高(淮南)、日芯光伏、陕汽重卡、中央公园、思源新村、淮河重点平 原洼地治理等6个重大典型违法用地案件进行查处,督办整改落实。

  另一烂尾工程就是预计总投资18亿元的淮南奥林匹克公园,该公园由橄榄球、排球、足球和篮球4种不同造型的体育场馆组成,配套设施还包括1栋乒乓球拍造型的五星级酒店,总投资约18亿元,其中4个体育场馆的投资为15亿元。

  淮南市相关部门称,工程自开工累计完成投资6.37亿元,因用于一期工程建设所置换的土地指标未能如期挂牌交易,导致建设资金出现一定的差额,致使工程暂时处于停工阶段。记者在该工程施工现场看到,工棚仍在,现场还依然被围墙围着。

  对于这两个烂尾工程,淮南当地的多位市民认为,这是典型的为捞政绩而建的形象工程,劳民伤财。

  为人 主动揽责 被指处世老到

  尽管杨振超被指主政淮南市期间毫无政绩,是个庸官,但在一位对淮南官场长期观察的知情人士眼里,杨振超其实也是有“优点”的,那就是处世老到。

  这位知情人士称,杨振超在淮南任市委书记时和淮南市长曹勇不和人人皆知。两人还在给领导干部办健身卡问题上出现矛盾,淮南市曾于2009年3月 打算给全市副处级以上的干部每人办一张“澳瑞特健身中心健身贵宾卡”,每张卡的面值2580元,由淮南市下拨专项财政资金办理。淮南市体育局打报告给市 里,要求市财政从体育彩票公益金的地方留成中,专门拨出一笔费用办理此事,但是在已发放数百张健身卡的情况下,此事被媒体曝光,办卡之事被紧急叫停。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办健身卡的问题上,是曹勇同意的,而杨振超却并不同意。可令人意外的是,在省里要求对此事进行责任追究时,是杨振超主动替曹勇把责任揽了下来,为此,淮南官场的人都说他处世老到。

  为官 时值升迁 下属单位犯错不追责

  在与杨振超有过“交集”的曾经的淮南市工商局工作人员李远红的眼里,他是一个为了自己升迁却放任下属单位恣意乱为的人。

  他回忆称,2012年淮南市工商局发生了38名干部“带队考察”台湾旅游景点事件,有人在网上发帖反映此事,为维护淮南工商及当地形象,防止社 会舆情持续向“纵深”发酵,李远红在先后三次主动向时任淮南工商局局长提出正确处理此事的建议却不被采纳反遭怀疑的前提下,于8月1日前往市委欲面见市委 书记杨振超。

  在被杨的秘书拦下后,他面见了市委秘书长李忠。李忠当面赞赏他很有责任心,并答应一定负责将他写给市委书记的信面交杨振超。然而就在他前脚刚离 开市委大院不到十分钟,时任市工商局局长就知道了,待他回到局里后,这位局长代表局党组大发雷霆并辱骂他,当天上午就强制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合同关系,随后 他又遭到不明身份人员的暴打。

  谈及此事,他认为,事情闹得这么大,杨振超不可能不知道此事,而唯一的解释或许是杨振超担心此事会影响自己升迁。李远红向记者证实,此事发生时,杨振超即将升任副省长,省里有关部门正在对杨振超进行考核。

  “他只要及时加以干预,也不会造成我被解聘以及被打的后果,可以说,淮南市委和杨振超本人至今还欠我一个说法。他这是典型的不作为。”李远红对记者表示。

  一位曾在淮南工作过的知情人士在谈及杨振超不作为问题时称,他在淮南口碑一般,“最大的特点是爱打麻将,以至于上班时常常无精打采。”

  追溯 为人低调 很少回乡

  与在杨振超主政淮南时给人留下“不作为、是个庸官”印象不同的是,在他老家人的眼里,他是个工作有能力、为人处世非常谨慎的人。他的一位杨姓族人告诉《法制晚报》记者,虽是同族,但他也只见过杨振超几次。

  “他不常回来,当副省长后回来得更少了,再也见不到他了。”这位杨姓族人称,由于他小心谨慎的性格,没有谁能与他走得近,也没有人指望他能帮上忙,就是他的老同学到合肥找他,最多是招待一下,根本不敢谈让他办事的事,“因此对他被查之事,大家都感到很意外。”

  而杨振超的一位叔叔也告诉法晚(微信公号ID:fzwb_52165216)记者,杨振超早年的确非常踏实能干,他曾到农村当过两年的知青,表 现积极,“割稻子手指裂开大口子也不叫疼不叫苦”。他表示,自己及杨振超的其他几位叔叔均没有沾过他的光,也没找过当副省长的侄子办过任何事。

  公开资料显示,杨振超是一位从素有“将军县”之称的安徽金寨县走出来的一位本土官员。他当过两年的知青,大学毕业后曾在安徽铜陵有色金属公司深 耕21年,从实习生干起,先后任班长、区长、科长、矿长等职,后逐步升任该集团公司经理之职,在调任淮南市委书记之前曾任安徽省经委主任和省国资委主任。

  但遗憾的是,这位曾经表现不错的官员却成为继陈维席、陈世礼、方西屏之后,第四个落马的安徽淮南市委原书记。

  >>>分析

  如何追回国家损失?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这些落马官员之所以造成重大国家经济损失,主要是违规决策、盲目上项目等,有些项目并没经过科学论证而匆匆上马,后期问题暴露项目无法继续。

  至于为何土地、矿产开发等领域问题多发?庄德水表示:“这些领域资金、资源都比较集中,相关决策都属于重大决策,原则上应由集体决策、经过专家论证提出可行性报告,但实际上,‘一把手\\’在这些领域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同时,庄德水表示,造成国家经济损失跟官员贪污受贿不同,被称为“不揣入个人腰包的腐败”,目前在损失追回方面较为困难。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告诉新京报记者,“如果物质毁灭或资金已经丧失,就没办法追回”,但对于违规低价转让土地权、矿权的情况,可以向相关当事人追补价款。
相关阅读:
湖南肤得安凝胶剂 http://www.kew123.com/detail-21528.html

版权所有: 广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6284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503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06002